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品读周午生之绘画艺术

发布时间:2014-01-22 点击次数: 打印 字号:

    出生于70年代中期的青年画家周午生,可以说是今天中国花鸟画界的一位佼佼者。刚三十出头,却他在艺术上已经形成了独特的个人风格,其声名在艺术界亦是不胫而走,成了一位令各界书画爱好者不得不驻足留意的人物,这着实叫人赞佩不已。其画风清新、淡雅、柔润、洒脱,运笔用墨,赋彩渲染,无一不是妙得造化之灵气;巧合画学之法度。一枝一叶,一花一蕊,穿插走势,点画勾描,一但在其笔下展现出来,真要比自然本身还要自然。世所言“赏心悦目”者,大抵莫过于此!

    在周午生早期的艺术探索过程中,有一个画风的重要转折——放弃工笔重彩——我们完全可视之为画家从早期艺术探索走向风格成熟的一个蜕变。

    创作于1999年的《岁朝昌和图》,应该是其一幅重要代表作,从构图到设色,可谓是穷极繁缛之变化,俨然一派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古代宫廷风度。但对于这种画风,周午生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依笔者之见,其因有二:首先,这种倾向于刻意制作,设色浓丽的全景式重彩花鸟画从本质上来讲可能并不太适合他随和而又略显内敛的品性,常言“画如其人”,反之,若绘画之风格与画家之情性相背离,久而久之,画作必将流于“技”的俗套。其次,从历史及文化的角度来思量,他的这一选择也无疑是明智之举。从老聃的“五色令人目盲”到庄周的“无色乱目,使目不明”,都是在强调“色”的消极之性(有学者称老庄的这种学说为“色彩取消论”),而老庄的这些色彩论调对后世的中国画家产生了奇异的开悟作用,也对整个中国画艺术的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导向作用。老庄的色彩是使精神“逍遥”无碍的“道”路,诉诸于艺术创作,则是提示艺术家们莫要刻意于自然物象之“色”,因为草木荣华,云雪皓洁,都是天然成像,而非人力所为,所以不必非要五色并用,如果不领会自然之道,一味施色赋彩,反而是失真的,所为“巧夺天工”,“匠心独运”者,无一不是自然之“化机”。周午生定是深悟此理。

    放弃重彩,确立自己清柔秀润的艺术风格,这是一个自我重新认知的过程,更是一个思想观念的蜕变与升华的过程。与此同时,周午生也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那就是试图融传统花鸟画之工笔、写意、没骨三大技法为一体。从2005年以来的作品来看,他的这一尝试毋庸置疑是非常成功的。纵览其作,我们大致可以发现:其表现草木之枝干,大都干笔淡墨,意笔写就,只在某些局部再用重墨稍加勾勒;而在描绘花叶果实之类时,则笔法斗转,变苍为润,设色淡雅柔和,没骨生辉矣;再看画中禽鸟昆虫之点缀,却是法度谨严,以工笔为主,又不失物象之灵动之气。若详究细部,三法在其画中依稀可辨。但只要一观全图,我们则会惊奇地发现,三法通融,又和而不同,相互渗化而又最终统一于一股清柔秀润之气。此已小成也。

    关于周午生花鸟画艺术之成就,在国际先驱导报春夏篇李炯先生已有激赏文字在先,我毋庸在一一赘言,但既然是品评文章,那对于李文周画,我又有求全之毁如下:

    李文讲周之绘画,一如其本人一样,面貌有些腼腆,又言其画中“有一种难得的贵族气息”,我殊难苟同。品其画而观其人,我感觉到的是一种强烈的书生之气,而非雍容的贵族气息。在其内敛腼腆的言行中,隐藏的是一颗聪慧机敏,为攀艺术之高峰而执着不已的激昂灵魂,其人亦如其画,外柔而内刚。再回头看周之画作,以其绘画水平目前所达到的高度来看,要取得更高的成就,有必要在书法上再苦下一番心思。古之文人画极其讲究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通过对书法的深入研习,画家能够从中汲取更加纯正的冲融之气。因为从王右军到颜鲁公,

再从苏东坡到赵孟頫,以及董其昌、吴昌硕,较之于绘画,书法艺术中蕴含了更多华夏民族的浩然正气。 

    行文至此,笔者感言,周午生之花鸟画艺术,若能在三大技法融会贯通的过程中对书法之道加以深入参详,则日后必大成矣!否则,将是成亦书法,败亦书法



艺术简介 | 艺术动态 | 艺术展览 | 作品欣赏 | 文章著作 | 艺术评论 | 市场讯息 | 媒体访谈 |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周午生艺术官网 © 2013-2022备案号:津ICP备13005987号 技术支持:新动力网络 

津公网安备 12010502100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