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万象浴清影——浅评周午生的绘画

发布时间:2014-01-22 点击次数: 打印 字号:

从周午生的画面中,我们终于可以获得相违以久的似乎已经有些陌生的清赏雅兴。对于传统工笔花鸟画,周午生表现得兴趣盎然,并孜孜不倦地从中汲取精华寻求着创作灵感。早期作品的摹古之风已经看不到太多痕迹,这得益于他的学习心得,摹古而不泥古。

纵观其作,清雅的画面氛围以及近乎完美的构图足够令观者屏息而视,取材的讲究高度化地合乎中国传统文人画的范畴。周午生将宋代院体画和元、明、清文人画的两种法则高度糅合,取宋代院体画的森严法度,纳元明清文人画的文化精髓。另外难能可贵的一点在于画面中所体现出来的现代气息,在绘画中纵论古今,畅谈之兴高也,亦如现代音乐中的古典音符,铮铮有力。

不如暂且抛开古代画论既成的“六法论”等诸论述,尽管这些论述在理论层面上是高屋建瓴,但在实际的绘画过程中能够达到如此高度的绘画作品则少之又少,这些画论的最大贡献不过在于理论层面上的高度规导。画家没有必要刻意追求所谓的“气韵生动”等,姑且自然而然地让画作生发出令人惊讶的气氛。依靠聪颖的天分,周午生在这一方面并没有太过刻意地追求,而是在绘画的基础上,诸如线条、设色结构、构图上追求一定时期之内的完美性。欲得其道必先获其技,艺以技进,周午生深知绘画技法的稳固在绘画整体向上发展进程中的重要性,故而不惜时力,苦练技法,万物大象纷呈于脑海之中,用之即信手拈来,不做草图,而能万物纷呈,丝丝入扣,形象生动。有关自然物象的描绘情况在《芥子园画谱》里有着深刻的程式与图式化概念。如果想以极快的速度来掌握各种物象的绘画技法,学习芥子园画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是我们所学到的不过是那万物的躯壳,怎样才能如己所愿地达到刻画入骨的程度呢?周午生以自然为师,可谓外师造化,但中得心源关键则又在于周午生个人的天分。他岁数不大,但在工笔花鸟的造型与设色上已是颇费了一番苦心。评者没有必要去一味吹捧画家的优处长处,而更要侧重一个“评”字,各家有各家的想法看法,周午生的设色显然已经不属于处于这个年龄段的手法了。熟练中透出几许陌生感,那是因为画家在固有的技法层面上加入了自己的想法,可能会有幼稚之感,但这从另一方面来讲又是一件好事,说明他是不断成长中的画家。我们也没有必要刻意要求一个画家能怎么样,但求他在一定阶段有着顺乎自然或者规律的成长,试想当周午生的绘画进入创作成熟期之时,他的绘画面貌定然是让观者惊讶的。

暂时离开周午生的工笔画而谈谈他的没骨画。这是另一种感觉的清气,一如周午生本人一样,面貌有些腼腆,这仅仅是简单的腼腆吗?显然不是,周午生从前人那里学到的绝非是皮毛上的肤草,筋肉骨血神皆从古人那里受益匪浅。我们所要求的也诚非状物描写那样简单而是要求神,力主气韵生动。这尽管做起来颇有难度,但周午生非常愿意为此一搏,结果证明,他并没有白白地付出汗水和心智,他所获得的更是他人所达不到的雅俗共赏,而非文人所高标的不食人间烟火。这为周午生的绘画在和观者的交流互视中建筑起一座桥梁,一座平台通过这座桥梁和平台,观者与周氏绘画的距离一次次拉近,最终聚焦在一点之上。淡雅的设色在视觉上也给我们一种难得的亲切感,从而突显出他的绘画的亲和力。

周午生的确很年轻,却在绘画的各方面上显示出一种早熟,而早熟所致结果则是在第一印象上即可以给人高度信任感,试想还有什么比信任感更为重要的呢?现阶段周午生又在寻找着一种情结,这兼有着古代传统文人情结又包含着现代文人情结。周午生将之调和进入现代文人所应具备的典型性思考之中,从而在画面风貌上有了一定的发展倾向。古代文人的人文精神,现代文人的现代情结,这是一种综合的思考力,它的重要性不言而知,即能够以更高更广的视角来观视绘画艺术的发展去向,从而更准确地把握个人艺术的发展倾向。周午生从古代文学中纳取的不是一星半点的文字皮毛,而是儒家的中庸精神。所以在看他的画的时候我们不会有什么激励之感,更多的是平易近人。这样一来爱不释手,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多看一眼周午生的绘画呢?

周午生在绘画中谦和地表达着自己对于绘画的见解,中庸一些、平易一些、涵养一些或者其它的一些个人想法,也因为这些见解以及想法,他的画作格外显现出一份高洁淡雅,他将古代绘画中的经典用笔用墨学习并运用的自如,甚至是游刃有余,整观其画,有一种难得的贵族气息雍容优雅,墨色生光,着实力当代花鸟画坛增添了一道绚烂的光芒。

艺术简介 | 艺术动态 | 艺术展览 | 作品欣赏 | 文章著作 | 艺术评论 | 市场讯息 | 媒体访谈 |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周午生艺术官网 © 2013-2022备案号:津ICP备13005987号 技术支持:新动力网络 

津公网安备 12010502100448号